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业界动态
新闻中心

业界动态

那些温暖生命的火花 ——关于《琴·境》《喜色鱼行》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8-03-23


《喜色鱼行》 郭莉/著 定价:28.00元


《琴·境》 李成琳/著 定价:38.00元




2017年7月,知名散文家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重庆市散文学会副会长、冰心散文奖获得者李成琳女士,在知天命的年纪令人遗憾地离开了人世。李成琳女士临终时心心念念的她的最后一本书——散文集《琴·境》,在当年11月由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,和她侄女郭莉女士的《喜色鱼行》以姊妹篇的形式一起发行。它们用彼此独有的光芒,交相辉映,再次照亮了生命的夜空。

《琴·境》共收入40多篇散文,一半关于古琴,一半关于心境。正如李成琳女士所言,“琴为心音,境随心转”,全书用“琴”文与“境”文交替呈现的方式,让“境中有琴,琴中有境”,将古琴对人的涵养,与生活的修持相互映照,将丰富绵密的行吟思索浸透在优美的文字中,呈献给读者“寄至味于淡泊”的另一种人生绚烂之境,令人不仅可以获得美好的文学享受,亦可获得对生活的积极体悟。

姊妹篇《喜色鱼行》,作者郭莉是一位热爱写作的正在创业的全职妈妈,有着丰富的人生经历和一颗敏感善良的心。全书共3个篇章,“闻香笔录”记录了作者对于气味的独特感受;“成长手记”写的是孩子的童年,照见的却是自己;而“五味随笔”,活过、爱过、写过大概是最好的注脚。富有烟火气的小细节,处处用心的小巧思,行以简洁流畅的文笔,会让大多数读者看完此书,能够“看见”自己。

对于大众读者来说,只要我们写出了生活,写出了思考,写出了别人没有写出的人生意味,就可以带给读者美好的阅读感受,并让他们在阅读中获得思考与感悟,进而提升生活与生命的品质。对我们来说,这两本书的价值就在于此。

(天生文学)


琴为心音 境随心转

李成琳

曾经在一次媒体采访中谈到,“古琴让我找到了写散文的方向”。写散文多年,似乎什么都在写,所见所闻所感所悟,小散文大散文,随心随性,散漫为之。是古琴,让我觉得应该用文字为它做点事。

起初的琴文,更多在记录当下的琴人琴事。也是在这样的记录中,渐渐感觉到古琴世界的博大精深。而由当下琴事牵引出的过往琴史,更是让我探究其间欲罢不能。抗战陪都之琴人琴事,也由此进入我的散文视野。

杨少五,徐元白,高罗佩,冯玉祥,杨清如,张孟虚……一个个安静又鲜活的人物,从数十年前的陪都重庆走出来,次第呈现。几枚旧照,几通信札,几页表格,几本书刊,有限的资料,稀罕的见证,惆怅的踏访,带我走进他们的曾经与过往。记录,推断,求证,修订,这个过程里,有感动,有难过,有感伤,有欣慰,有感佩,五味杂陈。

渐渐地,我开始有了写一本以“古琴”为主题的散文专集的想法。琴语,琴韵,琴事,琴人,琴史,以点呈面,以斑窥豹,分享古琴的沉甸与美好。不知不觉间,一篇篇写下来,长长短短,竟也有了十多万字。就这样随缘随性地写下去,终有一天,筛选出一本自己还算满意的古琴专集。

琴为心音,境随心转。有诗人说:“我是我的驿站。”琴与境,也是我生命的驿站,让我慢下来,停下来,休憩自己,安放自己。

土耳其作家帕慕克说写作是“把内心的自省化为文字”。这本书里的“琴”与“境”,其实折射着我内心的两面,也是生命的两面:郑重和随性。郑重是不轻率,不随便,不旁骛,审慎严肃,殷勤认真;随性是不迎合,不造作,不拘束,纯本自然,随心率性。当然,这两面并不绝对。郑重里有随性,随性里也有郑重。

古人云:“唯乐不可以为伪。”文字也是。郑重和随性,都是生命的音符,淡远而悠扬。

(节选自散文集《琴境》后记)

给小姨的情书

郭莉

近段时间,开了个人公众号“喜色鱼行”,时不时爱写点儿东西放上去,有老友隔空打笑:“重返文坛了吗?最近活跃得很呢!”她不知道,我暗地里一直比较活跃,那是我生活方式的一部分,而近来发表不断,有个看似不相关的原因:我的小姨生病了……而小姨说过一句话:“每次治疗特别难受的时候,如果看到你的文字,就会舒服一些。”

我想让她舒服一些。《喜色鱼行》是我的第一本散文随笔,和小姨的《琴·境》以姊妹篇的形式,一起出版发行。某种意义上,它是我写给小姨的“情书”——是的,我们大多数人都写过情书,也都说过“我爱你”,但其实很少写给自己的父母,或说给成长过程中与爱情无关却无比重要的人,这大概是文化习惯使然,但爱,一直都在那里,总有一些你认为可能适宜的方式,去释放这样的爱,趁还有时间。

书里收录了一些旧文,但更多的新文,是我在清晨天不亮,女儿熟睡的时候摸起来写的,我喜欢早上“连狗都没醒”的时光,安静、私密,完全属于自己……我用这样的方式,陪伴自己,也陪伴病中的小姨,让她放心我并没有因为忙碌而荒腔走板,我仍然有散步的心情。

某种意义上,我感谢每一个天不亮的清晨,让我在爱小姨的同时,也滋养了自己,不会因为匆忙而变得麻木和坚硬,让我即便是送孩子上幼儿园,在那条走过千百遍的路上,也会感受到沿路湖中的阳光,树上飘来的杏花,和草丛里嬉戏的画眉……我怀揣内在的喜悦,行走于人生的江湖,但我不执着于喜悦,也不执着于悲伤……小姨生病,让我渐渐懂得:春夏秋冬是寻常,人也一样。

那么,我们都不逃,看它起伏冷暖,看它静静流淌,如果能安心做自己,能尽情地去爱,当下就是最美好的时光。

“情书”也不嫌多,我会继续写下去的。

(节选自散文集《喜色鱼行》后记)